国产精品视频免费一区二区

                王金南 等: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理論與發展框架研究

                王金南 等: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理論與發展框架研究

                原創 王金南 等 中國環境管理 8月2日

                金南

                 

                中國工程院院士,研究員,主要從事環境規劃與政策研究

                 

                作者:王金南1,2*,王志凱1*,劉桂環1,馬國霞1,王夏暉1,趙云皓1,2,程亮1,文一惠1,於方1,楊武2

                單位:1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生態產品與自然資本聯合實驗室

                           2 浙江大學環境與資源學院

                摘要:建立健全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是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重要舉措。隨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轉化探索實踐的不斷深入,圍繞生態產品供給和價值實現形成的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生態產品產業有望成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動力和生態文明建設的新模式。本文基于生態產品價值實現的理論和實踐,首次提出了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概念及內涵特征,初步分析了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形成機制和構成要素。結合不同市場屬性生態產品的價值實現路徑,初步梳理了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形態,界定了其產業范圍,設計了衡量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發展的指標體系,并從供給、消費、交易和利益分配等維度提出了促進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政策保障。研究認為,我國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發展具有很好的基礎和前景,應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導,加快完善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讓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發展成為我國新時期的朝陽綠色產業。

                 
                引言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生態環境本身就是一種生產力,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破壞生態環境就是破壞生產力”。2020年8月15日,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以下簡稱“兩山”)理念提出15周年理論研討會上,王金南首次提出將生態產品服務產業大力培育為“第四產業”,提高生態產品供給能力,推動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成為推進美麗中國建設、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的增長點、支撐點、發力點[1,2]。2021年4月26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建立健全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的意見》,提出“推進生態產業化和產業生態化,加快完善政府主導、企業和社會各界參與、市場化運作、可持續的生態產品價值實現路徑”。首次將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進行了系統化、制度化闡述,為構建“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的政策制度體系指出了明確的方向。生態產品價值實現過程的本質就是將生態環境與土地、勞動力、技術等要素一樣作為現代經濟體系的核心生產要素納入生產、分配、交換和消費等社會生產全過程,實現生態環境保護效益外部化和生態環境保護成本內部化[3-5]。

                隨著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實踐探索的不斷深入,圍繞生態產品供給和價值實現形成的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與傳統三次產業有著本質區別的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形成條件基本成熟。從需求側來看,生態產品對維持人類生存發展、自然生態平衡、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處具有難以估量的價值,為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奠定了堅實的需求基礎[6]。從供給側來看,我國生態資源豐富,通過不斷打通生態產品價值轉化的制度通道、交易通道和產業通道,盤活優質生態產品,不斷提升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供給能力[7,8],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有望成為培育經濟高質量發展新動力、塑造城鄉區域協調發展新格局、引領保護修復生態環境新風尚、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新方案的重要力量。本文基于“兩山”理念的相關理論和實踐,提出了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內涵特征、形成機制、構成要素,初步界定了生態產品第四產業范圍、核算體系,并提出了發展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政策保障機制。

                01

                理論框架
                 
                “生態產品”是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概念。《國務院關于印發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的通知》(國發〔2010〕46號)首次在政策文件中明確了“生態產品”的內涵。生態產品的生產以自然生態系統的生態生產為主,即生態產品的核心“提供者”是自然生態系統本身,而不是人類,人類更多的是從自然生態系統“租借”生態產品。結合生態產品相關理論研究[9,10]及浙江麗水等地實踐[11,12],生態產品(ecological products)可定義為:生態系統通過生態過程或與人類社會生產共同作用為增進人類及自然可持續福祉提供的產品和服務。依據產品的人類參與程度,生態產品可分為生態系統直接生產的初級生態產品及基于初級生態產品的市場開發經營形成的衍生性生態產品[13]。依據產品的市場屬性(競爭性和排他性等特征),生態產品可分為純公共性生態產品、準公共生態產品、經營性生態產品三種類型[8,14]。從市場屬性來看,生態產品中的生態調節服務大多屬于公共產品,而生態物質產品、生態文化服務更多屬于公共資源類產品。生態產品多具有正外部性,外部性會導致市場失靈,解決辦法主要在于將其外部性內部化,生態產品價值實現則是解決環境外部性、保護生態系統功能和完整性的重要機制,因此形成的產業也具有正外部性特征。

                1.1 產業內涵

                生態產品第四產業是指以生態資源為核心要素,與生態產品價值實現相關的產業形態,從事生態產品生產、開發、經營、交易等經濟活動的集合。狹義上的生態產品第四產業主要指通過生態建設提升生態資源本底價值的相關產業及通過市場交易、生態產業化經營等方式將生態產品所蘊含的內在價值轉化為經濟價值的產業集合,包括生態保護和修復、生態產品經營開發、生態產品監測認證、生態資源權益指標交易、生態資產管理等產業形態。廣義上的生態產品第四產業還包括圍繞傳統產業資源減量、環境減排、生態減占即產業生態化形成的產業集群[15]。

                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生產函數如下:

                 

                式中:Q為生態產品總產出,具有實物量(biophysical value)和貨幣形式表現的價值量(monetary value)兩種形式,后者即生態產品總值(gross ecological products);E為生態資源(ecological resource),是主導生產要素,在生態產品的生產中具有不可替代性,包括“山水林田湖草沙”等自然資源要素、野生動植物等生物性資源,以及人類活動長期形成的融入自然生態系統且相互協調的生態文化資源等[16],生態資源投入基本符合邊際報酬遞增規律;K為資本(capital),主要包括人力資本(labor capital)、人造資本(built capital)和資金投入(invested funds)等,進入“人類世”時代,人類對生態系統的影響已無處不在,人類勞動保護、恢復及建設對保障生態系統的生產能力至關重要[17,18];T為技術(technology),主要包括生態建設相關技術和開發生態產品的生態科技,可大幅提高生態產品溢價;Lis為土地(land in sicht),與傳統產業的土地要素相當,指從事生態產品經營開發所占用的狹義概念的土地;資本、技術等生產要素主要通過提高生態資源本底價值間接提升生態產品產出或基于初級生態產品開發經營直接提高生態產品產出,且資本、技術、土地要素在一定程度上符合邊際報酬遞減規律,相互之間具有一定的替代性;α、β、γ、ε為常數系數,且α、β、γ<1,ε>1。

                1.2 產業特征

                新時代生態文明背景下,價值的本質是對地球及其所有居民的可持續福祉的貢獻,生態系統顯然是價值創造者的核心組成部分,但長期以來并沒有融入我們的經濟體系中[19]。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將生態資源作為核心生產要素納入經濟體系,將生產活動從人類擴展到生態系統。因此,將生態系統視為價值創造者并將其納入生產、分配、交換、消費等現代經濟體系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本質特征。

                生態產品第四產業與傳統三次產業在服務對象、價值創造、主導生產要素等方面具有本質區別(表1)。首先,傳統三次產業均是以滿足人的需求為核心價值,而生態產品第四產業以包括人類與自然生態系統在內的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為服務對象,以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增進人類福祉和生態系統服務保值增值為根本目標。從主導生產要素來看,傳統三次產業主要以資本、勞動力等為核心生產要素,而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則以生態資源為核心主導要素。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發展水平可作為生態文明程度的重要標志。

                1.3 產業形態

                生態產品本身具有多樣性、復雜性特征,同時不同市場屬性的生態產品也有著不同的價值實現路徑(如圖1所示),決定了生態產品第四產業不同產業形態[8,9,12]。如圖1所示。

                純公共性生態產品的產權是區域性或共同性的,難以通過市場交易實現經濟價值,主要依賴政府路徑實現。價值支付形式有轉移支付、生態補償及定向支持生態保護的政府性專項基金等。

                準公共性生態產品在政府管制下可通過稅費、構建生態資源權益交易市場實現價值。部分公共性生態產品在滿足產權明晰、市場稀缺、可精確定量3個條件時,可通過收取稅費或開展生態資源權益交易等方式實現價值[10],價值支付形式為生態環境資源稅費及相關權益的市場交易價格。

                經營性生態產品通過市場交易直接實現價值,支付形式為產品自身價格,包括生態物質產品及生態產業化經營形成的生態服務。生態物質產品的生態溢價一般需要有公信力的第三方認證評價及品牌培育推廣才能順利實現。國家公園、風景名勝區等公共資源性生態產品通過明晰產權、直接經營、委托經營等方式交由市場主體提供終端生態產品服務,具體表現為生態旅游、生態康養、生態文化服務等,價值支付形式為門票、會員費等相關生態產業化經營收入。

                1.4 產業范圍

                從生態產品的生產、分配、交換、消費等維度梳理生態產品第四產業范圍,主要包含生態產品生產、生態反哺(分配)、生態產品開發服務、生態產品交易服務4大類,清潔空氣、干凈水源等26小類,見表2。

                02

                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發展機制
                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形成和發展主要包括生態資源調查、生態系統生態生產、生態資源資產化、生態資產資本化、生態資本經營、生態建設反哺等6個環節,生態資源、初級生態產品、生態資產、生態資本、終端生態產品、生態現金流等節點就是產品價值對應的6個載體。產業參與主體主要有自然生態系統、政府、社會公眾、生態產品市場經營開發商、生態環境綜合服務商為代表的企業、生態產品交易平臺、產業支撐服務企事業單位共8類,分別承擔著供給者、需求者及產業服務方等不同角色。

                2.1 產業形成的關鍵環節

                生態資源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主導生產要素,也是產業形成的起點。生態資源作為生態產品的自然本底和生產載體,可以理解為生態系統經過長期歷史積累形成的具有生態生產功能的存量,而經生態系統的生態生產過程產出的生態產品則可視為生態資源存量生產出的流量[20]。生態“資源—資產—資本”轉化是產業形成的基礎。生態資產是具有稀缺性、有用性及產權明確的生態資源,具有經濟的一般屬性[21]。生態資源資產化是生態資源存量生產出的初級生態產品,在經濟稀缺性和產權界定的雙重前提下可轉化為生態資產[22]。生態資產資本化是將生態資產投入市場獲得經濟效益,從而實現自身的良性循環。

                生態資本經營是產業形成和發展的核心環節。生態資本經營指產業運營方等市場主體通過人力、技術等要素投入開展生態產品的開發管理、市場化經營,最終形成面向終端消費者或可在生態市場實現交易的生態產品和服務,并通過對價支付形成可持續的現金流收入,以實現生態資產的增值和主體投資的退出。

                生態保護與建設是產業實現可持續發展的保障。生態建設主要包括生態保護、修復及可持續生態系統管理。通過生態產業化經營和市場交易變現的一部分產品價值以實物、技術、資金等形式再次投入到生態保護恢復和生態建設中,從而實現生態反哺,是打通生態產品價值產業鏈閉環,實現生態資本持續增值、生態產品可持續再生產的關鍵和保障[23]。

                2.2 產業鏈的形成主體

                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參與主體主要包括產業供給方、產業需求方、產業服務方等,圍繞生態產品開發、經營、交易、支撐服務等技術經濟關系形成的關聯關系形態稱為生態產品產業鏈。

                2.2.1

                產業供給方
                產業供給方主要包括生態系統、政府、企業。其中,生態系統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核心供給方,政府是制度供給的關鍵主導方,企業是核心的市場供給者。社會公眾通過個人對生態保護的貢獻也可成為生態產品的供給者。

                (1)生態系統。生態系統指在一定地域范圍內生物及環境通過能流、物流、信息流形成的功能整體,包括各類“山水林田湖草”自然生態系統及以自然生態過程為基礎的人工復合生態系統,如森林、草地、濕地、荒漠、海洋、農田、城市等。生態系統作為初級生態產品的生產主體,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核心供給方。

                (2)政府。首先,政府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核心推動主體和制度保障主體,如生態資產確權登記、權益流轉經營制度、交易市場構建等機制;其次,政府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規范引導主體,通過產業政策予以引導激勵,在生態產品監測、核算、認證等環節需要標準規范;最后,政府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直接投資主體。中央及地方政府是國有或集體生態資產所有權的代表主體,依法向社會企業、組織或個人出讓生態資產使用權的第一投資主體[24]。

                (3)企業。生態產品市場經營開發商在通過政企合作、特許經營等方式獲得生態資產經營及使用權的前提下開展生態產品開發、生態資產管理、生態資本運營,實現生態資本持續循環、保值增值,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核心市場主體。其通過生態環境導向的開發(EOD)等模式實施生態環境綜合治理項目,實現生態環境優化及生態系統服務增值的生態環境綜合服務商,在產業鏈中具有支撐作用。

                2.2.2

                產業需求方
                產品需求方主要包括社會公眾和自然生態系統,其中社會公眾是產業的主導需求方,自然生態系統既是核心供給者,也是重要需求方。

                (1)社會公眾。

                社會公眾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消費主體和受益主體。社會公眾作為產業的終端消費者,可享受到更優美的生態環境,更綠色的生態物質產品,更豐富的休閑旅游、健康養老等服務。同時,社會公眾通過消費生態產品可直接或間接地支持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增強產業的整體效益,帶動更多社會資本投入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形成良性循環。

                (2)自然生態系統。

                由于產業經營產生的部分現金流通常以生態反哺形式流入生態建設和保護修復,自然生態系統不僅是生態產品的核心供給者,也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最終受益主體之一。

                2.2.3

                產業服務方
                產業服務方包括促進生態產品交易、服務生態產品供給保障的資金、技術等相關支持者,主要有生態產品交易平臺、技術支撐服務單位、綠色金融機構等。

                (1)生態產品交易平臺。

                生態產品交易平臺是生態產品服務供需雙方重要的交易場所。除了物質產品交易,也包括人為界定的生態資源權益及綠化增量責任指標、清水增量責任指標等配額指標的交易,是生態產品價值變現的最后一環。

                (2)技術支撐服務單位。

                技術支撐服務單位是在生態產品監測核查、價值核算、認證推廣、生態資產管理及交易等領域提供基礎支撐和技術服務的企事業單位,如生態資產(碳資產、排污權等)管理技術咨詢服務,SaaS服務等、生態產品交易服務,溯源認證、品牌推廣等,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基礎支撐。

                (3)綠色金融機構。

                綠色金融機構是助力生態資產實現資本化、為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市場主體提供資金支持的重要力量。基于生態產品價值的信貸、基金、保險等創新型綠色金融產品是打通自然生態系統與經濟社會系統的重要媒介,也是盤活存量生態資源價值、暢通生態產品第四產業鏈的關鍵路徑。

                03

                第四產業核算與發展指標體系
                通過科學的核算方法,給無價的生態系統服務貼上“價格標簽”,建立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統計評價指標體系,是解決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度量難、抵押難、交易難、變現難”的第一道關口。

                3.1 核算基本框架

                生態產品價值核算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生態系統資產存量變化,導致生態系統和生態系統服務流量的變化;二是生態系統服務流量變化給人與自然系統帶來的效益變化。根據目前的研究基礎,生態產品第四產業核算可以用生態產品總值(Gross Ecological Products, GEP)來衡量,具體核算框架參考生態環境部綜合司印發的《陸域生態系統生產總值GEP核算技術指南》。生態產品價值核算指標體系由供給服務(EPV)、調節服務(ERV)和文化服務(ECV)3大類構成。其中:供給服務主要包括農業產品、林業產品、畜牧業產品、漁業產品、生態能源和其他;調節服務主要包括水源涵養、土壤保持、防風固沙、海岸帶防護、洪水調蓄、固碳、氧氣釋放、空氣凈化、水質凈化、氣候調節和物種保育;文化服務主要包括休閑旅游和景觀價值。

                3.2 核算主要方法

                生態產品核算方法包括實物量核算方法和價值量核算方法。基于資源環境經濟學與生態系統服務價值核算的理論方法體系,采用遙感解譯技術、機理模型、實地監測法、統計分析法、現場調查法、環境經濟學等方法體系,可以對森林生態系統、濕地生態系統、草地生態系統、農田生態系統、城鎮生態系統等不同生態系統的產品供給服務、生態調節服務和文化服務的實物量和價值量進行核算,具體的核算方法如表3所示。

                3.3 產業發展指標

                基于生態產品分類和生態產品總值核算,提出衡量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發展的指標,具體指標見表4。

                04

                第四產業發展政策保障
                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尚處在產業形成期,需要從頂層設計層面進一步厘清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內涵、范圍、發展定位和發展路徑,同時也亟須政府部門從生態產品生產、消費、交易、分配全流程制定和完善政策,促進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健康發展。構建政府主導、企業和社會各界參與、市場化運作、可持續的生態產品價值實現路徑是生態產品第四產業形成的重要基礎。開展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統計核算試點,可作為衡量地方生態產品供給能力及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建設成效的重要參考依據。

                4.1 著力提高生態產品供給能力

                建立健全生態產品的供給體系要求從制度上打通生態資源進入生產要素體系,并協同資金、技術、人才等要素的支撐作用,大力培育生態產品市場供給主體,提升生態產品供給質量和效率。一是以生態空間管控保住生態資源存量,以保護修復提高生態資源增量;二是建立生態產品調查監測機制,完善資源確權和流轉配套制度;三是建立生態產品價值核算規范和評價體系;四是培育生態產品市場經營開發主體,形成一批綜合性、創新性、專業性的龍頭骨干企業;五是積極開展生態環境保護修復與生態產品經營開發權益掛鉤等市場經營開發模式創新,實施生態環境治理和產業綜合開發等經營模式試點示范;六是構建生態產品第四產業財稅金融支持政策體系,開展基于生態產品價值的綠色金融產品服務創新;七是加強生態技術創新應用,包括生態系統保護、恢復和可持續管理技術及生態產品開發技術,提高生態產品的溢價能力;八是加強生態產品開發經營及管理人才培養,尤其是生態建設、產業開發、綠色金融等交叉背景的人才培養。

                4.2 培育壯大生態產品消費需求

                壯大生態產品消費基礎的核心是在終端消費需求為導向的生態產品基礎上,協同推進全社會形成綠色生活方式和綠色消費模式,帶動全社會對生態產品的消費需求。一是構建生態產品政府采購優先機制,綜合考量生態產品質量、產品產地等因素,確定優先采購的生態產品名錄,建立完善的采購平臺,規范采購流程、競價機制和采購標準,不斷加強對政府采購行為的監督和約束,完善政府采購供應商誠信體系建設。二是著力培育綠色消費理念、規范消費行為,激勵引導居民踐行綠色消費,勤儉節約、綠色低碳、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消費模式,加強生態產品的宣傳推廣和推介,提升生態產品的社會關注度,在全社會厚植綠色消費的社會風尚。三是構建生態產品品牌培育管理體系,扶持形成一大批類似“麗水山耕”“麗水山居”“麗水山泉”“贛撫農品”“武夷山水”等特色鮮明的生態產品區域公用品牌,提升生態增值溢價。

                4.3 建立健全生態產品交易體系

                健全生態產品交易體系的關鍵在于通過搭建多元化的交易平臺和精準化的生態產品供需對接機制,不斷降低生態產品交易成本,從而推進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便捷的渠道和方式開展交易。一是建立生態產品質量追溯機制,健全生態產品交易流通全過程監督體系,完善生態產品信用制度和統一的生態產品標準、認證和標識體系,推進區塊鏈等溯源新技術的應用推廣,實現生態產品信息可查詢、質量可追溯、責任可追查,解決生態產品信息不對稱、促進產品交易的信任基礎。二是豐富公共性生態產品的交易渠道,強化相關頂層設計,完善相關交易機制,擴大市場交易量,通過政府管控或設定限額的形式,創造權益交易的供給和需求,開展綠化增量責任指標交易、清水增量責任指標、碳排放權、碳匯權益、排污權、用能權、水權等各類生態資源權益交易。三是建設生態產品交易中心,定期舉辦生態產品推介博覽會,組織開展生態產品線上云交易、云招商,推進生態產品供給方與需求方、資源方與投資方高效對接。

                4.4 不斷完善產業利益分配體系

                產業利益和產品價值分配體系的關鍵在于建立生態產品保護者受益、使用者付費、破壞者賠償的利益導向機制,真正實現“讓保護修復生態環境獲得合理回報,讓破壞生態環境付出相應代價”,實現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的可持續發展。一是建立生態產品價值考核機制,讓地方充分認識生態系統同樣是價值主體,也是經濟價值分配主體。二是構建自然資源有償使用制度和生態補償制度,充分反映市場供求狀況、資源稀缺程度、生態環境損害成本,讓當地居民從保護生態環境、保障優質生態產品供給中受益,讓提供生態產品的地區和提供農業產品、工業產品、服務產品的地區同步發展。三是保障參與生態產品經營開發的村民利益,鼓勵將生態環境保護修復與生態產品經營開發權益掛鉤,建立生態建設反哺機制,確保生態產品開發經營實現的經濟收益要按一定的比例反哺村民,反哺生態保護-恢復-建設,從而確保村民獲益的同時實現生態系統服務保值增值。

                參考文獻

                 

                [1]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提出15 周年理論研討會召開[N/OL]. 人民日報, 2020-8-16(02).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20-08/16/nw.D110000renmrb_20200816_2-02.htm.

                [2] 王金南, 王夏暉. 推動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是踐行“兩山”理念的時代任務與優先行動[J]. 環境保護, 2020, 48(14): 9-13.

                [3] WANG J N. Revive China's green GDP programme[J]. Nature,2016, 534(7605): 37.

                [4] MA G X, PENG F, YANG W S, et al. The valuation of China’s 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from 2004 to 2017[J].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ecotechnology, 2020, 1: 100016.

                [5] 王夏暉, 朱媛媛, 文一惠, 等. 生態產品價值實現的基本模式與創新路徑[J]. 環境保護, 2020, 48(14): 14-17.

                [6] 趙士洞, 張永民. 生態系統與人類福祉——千年生態系統評估的成就、貢獻和展望[J]. 地球科學進展, 2006, 21(9): 895-902.

                [7] 劉桂環, 王夏暉. 從供給側發力, 健全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N].中國環境報, 2020-11-30(003).

                [8] 溫鐵軍, 張俊娜. 疫情下的全球化危機及中國應對[J]. 探索與爭鳴, 2020(4): 86-99.

                [9] 俞敏, 李維明, 高世楫, 等. 生態產品及其價值實現的理論探析[J].發展研究, 2020(2): 47-56.

                [10] 張林波, 虞慧怡, 郝超志, 等. 生態產品概念再定義及其內涵辨析[J]. 環境科學研究, 2021, 34(3): 655-660.

                [11] 陳敬東, 潘燕飛, 劉奕羿. 生態產品價值實現研究——基于浙江麗水的樣本實踐與理論創新[J]. 麗水學院學報, 2020, 42(1): 1-9.

                [12] 歐陽志云, 林亦晴, 宋昌素. 生態系統生產總值(GEP) 核算研究——以浙江省麗水市為例[J]. 環境與可持續發展, 2020,45(6): 80-85.

                [13] 廖茂林, 潘家華, 孫博文. 生態產品的內涵辨析及價值實現路徑[J]. 經濟體制改革, 2021(1): 12-18.

                [14] 張林波, 虞慧怡, 李岱青, 等. 生態產品內涵與其價值實現途徑[J]. 農業機械學報, 2019, 50(6): 173-183.

                [15] 谷樹忠. 產業生態化和生態產業化的理論思考[J]. 中國農業資·13·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理論與發展框架研究源與區劃, 2020, 41(10): 8-14.

                [16] 嚴立冬, 譚波, 劉加林. 生態資本化: 生態資源的價值實現[J].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學報, 2009(2): 3-8.

                [17] COSTANZA R, D'ARGE R, DE GROOT R, et al. The value of the world's ecosystem services and natural capital[J]. Nature,1997, 387(6630): 253-260.

                [18] Subramanian M. Anthropocene now: influential panel votes to recognize Earth's new epoch(N/OL). Nature,2019-5-21,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1641-5.

                [19] 趙斌. 如何重塑我們的價值觀[J]. 金融博覽, 2018(6): 22-23.

                [20] 鐘方雷, 徐中民, 張志強. 生態經濟學與傳統經濟學差異辨析[J]. 地球科學進展, 2008, 23(4): 401-407.

                [21] 高吉喜, 李慧敏, 田美榮. 生態資產資本化概念及意義解析[J].生態與農村環境學報, 2016, 32(1): 41-46.

                [22] 張文明, 張孝德. 生態資源資本化: 一個框架性闡述[J]. 改革,2019(1): 122-131.

                [23] 胡詠君 , 吳劍, 胡瑞山 . 生態文明建設“ 兩山” 理論的內在邏輯與發展路徑[J]. 中國工程科學, 2019, 21(5): 151-158.

                [24] 高吉喜, 范小杉, 李慧敏, 等. 生態資產資本化: 要素構成· 運營模式· 政策需求[J]. 環境科學研究, 2016, 29(3): 315-322.

                [25] Jinnan Wang*, Fang Yu, Guoxia Ma, Fei Peng, Xiafei Zhou, Chunsheng Wu, Weishan Yang*, Chunyan Wang, Dong Cao, Hongqiang Jiang, Hong Jing, Shen Qu, Ming Xu. Gross economic-ecological product as an integrated measure for ecological service and economic products. Resources, Conservation & Recycling, 171 (2021) 105566 :1-5.

                文獻來源:王金南,王志凱,劉桂環,等.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理論與發展框架研究[J].中國環境管理,2021,13(4):5-13.

                DOI:10.16868/j.cnki .1674-6252.2021.04.005

                資助項目: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課題“生態補償模式、標準核算與政策措施”(2016YFC0503405);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2021年青年科技創新基金“基于生態產品服務的第四產業發展框架研究”。

                作者簡介:王金南,中國工程院院士,研究員,主要從事環境規劃與政策研究。

                王志凱,共同第一作者,碩士,經濟師,主要從事綠色環保產業研究。

                *責任作者:劉桂環,博士,研究員,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首席專家,主要從事生態補償和生態產品價值實現研究。

                王金南 等:生態產品第四產業理論與發展框架研究

                2021-08-20
                0
                国产精品视频免费一区二区 亚洲国产欧美在线看片一国产,国产精品亚洲欧美大片在线看,国产三级视频在线观看视| 亚洲精品欧美综合四区,国产精品一区二区高清在线,欧美综合区自拍亚洲综合绿色| 被怪物抓到了就会被C的游戏,亚洲精品动漫免费二区,精品国产免费一区二区三区